翻页   夜间
七三中文网 > 风华为你 > 鲲之大(一百二十一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七三中文网] https://www.73zw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“雀王岛乃是西海雀族世代盘踞之地,是海中孤岛,方圆百里,都设有结界,如今我们进来没有一点动静,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  长琴将缘空安置在一处平坦的岩石上,扫一眼周遭寻常中透出古怪的安静的环境,眼中闪过一点诧异。

  魏然看向长琴身后,笑道,“你看......”

  长琴回头,一只单脚独立、周身青碧的神鸟站在一方嶙峋突出的山石上,目光炯炯的打量着众人。众人也静静地打量着它。静了片刻,它似乎等的不太耐烦,忽然叫唤一声,展开灵光缠绕的双翅向他们飞来。

  林小竹迷惑不解的看向魏然。

  这种一只脚的鸟她还是头次见,突然冲过来不会是要赶人吧。

  魏然道,“这是西王母的信使毕方鸟,是来接我们的。方才,雀王岛的护岛结界就是它帮我们打开的。”

  长琴回头道,“西王母知道我们要来?”

  这时,青鸟已经落到他们几步之外,冲他们不耐烦的唤了几声,眼神颇为倨傲,那意思仿佛是在说“赶紧跟我走吧,我忙着呢”。

  林小竹从魏然怀中下来,真想捡小石子扔那扁毛畜生。

  魏然道,“西海是西王母的管辖之地,作为客人,我在来此地的路上,已经施法告诉她我们上门摆放的用意,恳请她施以援手。”

  长琴道,“据我所知,西王母性子寡淡,近万年间避居灵山,不太愿意插手山外之事,你是如何说动她的?”

  魏然淡淡一笑,将骨伞收回手中,凝眸看了一瞬,对长琴道,“你可还记得当年灭了三十三重天大火的那条白鲲?”

  长琴怅然道,“火凤当年一意孤行,差点毁了仙界,便是那西王母府上的白鲲及时出现才解了仙界燃眉之急,我如何不记得?”

  顿了片刻,长琴忽然想到什么,又道,“莫非,西王母答应帮我们破开这护岛结界,是与那白鲲有关?”

  “嗯。”魏然点头。

  “你不会......有办法医治那白鲲母胎里带来的先天不足之症?”

  仙界流传了近万年的传说里,都说白鲲的生父是华旭,生母是爻灵仙子,两人因一场灵山浩劫,双双出山救世,却因一个不为人知的阴谋而先后陨落。

  白鲲无法修炼仙法的不足之症,便是因那时在母体里受损所致。若非华旭用一颗心化作灵丹保住它的性命,这天地间,哪还会有一条上古白鲲?

  可是,白鲲的病,如果西王母都没有办法医治,这三界中,还有谁能治?

  长琴疑惑地看向魏然,看他那神色,像是心中早有对策。

  魏然看向远方的海天一线,有两团浓云越靠越近。他微微拧眉,心知,雀王岛的结界哪怕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西王母打开了,仍然不可避免的会惊动高寻,毕竟这是高寻亲自布下的结界。只是看样子,高寻把溟幽也带来了。

  他回头对长琴道,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
  青鸟在前头领路,一路上带着他们避开岛上数不清的结界和陷阱,一炷香后,终于安全落在一处灵泉边,也不理会身后的众人,自顾自的低头喝水。头顶的翘起两片洁白翎羽神气十足。

  林小竹昏睡了片刻,这会儿精神起来,看见这处冒着氤氲白气的灵泉,心头喜悦,像是渴了似的,动了动喉咙,对魏然道,“这水喝得吗?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林小竹跑过去,先是用水浇了把脸,泉水清凉,顿觉神清气爽,然后半蹲在泉边,捧起水往嘴巴里送。她心道:没想到这水这么好喝,跟放了糖似的。她弯着身子多喝了几捧水。

  一旁,长琴看着蹲在泉边的一人一鸟,对魏然道,“她这么跟着你,很是危险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魏然也看过去,在他的角度,林小竹半蹲着的样子,跟知小鹌鹑没区别。

  “她父母亲人可知道?”

  魏然顿了一瞬,“她这一世,没有父母亲人。”

  长琴便不再说话。

  林小竹喝够了,她现在胃里装的全是水,好像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也轻松了不少。她心满意足的揉着肚子走过来,对魏然笑道,“我喝饱了,现在,我们该去哪里?”

  这时,青鸟也度着步子过来,眼神倨傲的扫一眼刚跟她抢水喝的林小竹,鼻孔里轻蔑似的哼了一声,摆过脑袋看一眼魏然,然后动了动长脖子,绕到背上啄下一片羽毛,往空中轻轻一抛。那片青色的羽毛就随着风,飞过灵泉,飞向对面的山峰,最后消失在山顶的密林深处。

  “它这是......”林小竹看着那片羽毛消失的地方,吞了口吐沫,道,“它想让我们上山?”

  长琴对魏然道,“这山名为雨师山,且不说高达万仞,山顶积雪百尺,终年不化,就说这山的山神,据说名为黑齿,为人残戾,仙力强大,专食误入雨师山的仙人和灵兽。魏然,我们最好不要贸然上去。”

  魏然没说话,只是盯着雨师山出神。

  半晌后,他坐在地上,闭上眼睛,双手捏诀,白衬衫露出大片光洁的胸膛,他指尖飞出一缕细丝,在胸口处轻轻一刺,一小摊心头血随之飞出,而他的脸色几乎是立即就变得苍白如纸。

  林小竹看得心惊,对长琴急急问道,“他现在的身体是不是不适合取出心头血?”

  长琴轻轻点头,“心头血是仙人的本命真元,轻易取不得。”

  “魏然,你真是,”林小竹正想发脾气,就见魏然睁开眼睛,悠悠看向她,她便泄气般叹了口气,转而嗔他一眼道,“你是不是嫌命太长啊?”

  魏然慢慢的摇头,虚弱的一笑,道,“我只是想探一探,《天行策》是不是在此处?”

  他的手抬起来,指向心头血飞去的方向,那是雨师山顶。

  “那它在这里吗?”

  她扶着他的身子,语气里满是无奈。为了那种东西,居然这么不要命。转念想到他们此行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取到《天行策》,救缘空吗?

 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。

  或许在魏然的身体里,跳动着的是一颗无比温暖的心吧。这颗心,一点也不像他的外表那么冰冷。

  魏然似是有些疲倦,闭了闭眼睛,没一会儿又睁开,他勾了勾唇,散淡笑道,“我感觉得到,它就在这里。”

  “刚才长琴说,你体内的心头血轻易取不得,你折腾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找《天行策》,可是为何非心头血不可?”

  魏然不太想说话,撑着手起身,长琴走过来扶起他,顺口回答了林小竹满脑袋的问号,“他是上古龙族后裔,天地间唯一的神龙,只有他的心头血,才可与上古禁书《天行策》中蕴含的神力发生天然感应。山海经梦境中各种混沌气息相互交杂,若非他的血,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到禁书具体所在。”

  青鸟长唤一声,便展开双翼飞远了。他们四人在灵泉边,最后望一眼青鸟离去的西王母所在的方向,便朝着雨师山腾云而去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