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七三中文网 > 超级鉴宝大宗师 > 第747章 哺王图与不忘图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七三中文网] https://www.73zw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吴畏的话让台下的观众也有些愕然,台上的大师更是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马龙忍不住插口说道:“小崽子,你别胡说八道的,一幅画哪会有两个名字?那怎么不写在上面,而是用不忘图呢?”

    “说你无知你还不服,还说魏懋大师狗屁不是,其实你才狗屁不是呢!”吴畏讥讽了两句就笑着说道:“本大师现在就给大家讲解一下这幅画的来历已经背景,大家听完了之后就能理解这幅画为什么是这个名字,为什么是这个落款了!”

    吴畏一句话就把大家逗得笑了起来,还在挑唆呢,一会儿非得打起来不可啊!

    马龙和魏懋都相互对视了一眼,一个个也都有些来气,马龙还想说两句呢,但是大家已经静下来了,等着吴畏说呢,也只能是憋了回去,憋得相当难受!

    “大家刚才也看到了,这幅画中出了一位丽人就是一个襁褓中的孩子。”吴畏这才说了起来:“后面的背景都虚化了,这是为什么呢?并不是几位大师都盯着女人的主要部位,忽视了后面的精致,而是画家故意而为!”

    大家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小子真是厉害,在讲解的过程中还不忘了讥讽这些大师一句。

    几位大师都气得不行了,一个个的也是脸上通红一片,刚才鉴定的时间也确实是有些长了啊!

    “我先说这位丽人,并不是普通人,而是玄宗初期最宠爱的武惠妃。”吴畏这才切入正题说道:“襁褓中的孩子也不是普通人,而是小皇子李瑛,最初被唐玄宗李隆基立为太子的李瑛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魏懋心惊不已,连忙就打断了吴畏的话:“你说谁就是谁了?你见过武惠妃?”

    “您别打扰我。”吴畏淡淡一笑说道:“我没见过武惠妃,也没有你们看的仔细。”

    这下大家更是笑了起来,刚才就说他们在看裸露的部位呢,这时候还强调了一下,他们看到时间真是不短,应该是比吴畏看得仔细了。

    魏懋被说得也是老脸通红,毕竟是吴畏在讲解,大家都跟着说不要打扰,也不好犯了众怒,只能等着吴畏说了。

    吴畏也就把当时的背景给大家说了个清楚,武惠妃性格叛逆,私自召来大画家张萱,当时的武惠妃认为儿子李瑛一定就是皇帝了,想要留个念想,这才要求张萱给画了这幅画的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历史环境之下,不容张萱来看武惠妃的,更不会让他像你们看那么久的。”吴畏这才嘿嘿笑着说道:“那是大逆不道之罪,武惠妃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,后悔不已,但是又不忍销毁,这才让张萱带走的,得以保留至今。”

    大家在笑声中也是一阵阵的惊叹声,纷纷说这幅画的来历真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说是武惠妃就是武惠妃啊?”魏懋心里已经知道自己等人鉴定错了,还是咬着牙狡辩呢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了,我就给你拿出来一些证据好了。”吴畏冷笑一声说道:“你们各位大师谁能给我解释一下,后面的背景为什么是虚的,哪一位见过这种画?”

    这些大师还真的有些说不上来了,确实是没有见过这种画法。

    马龙也不好让魏懋一个人说,此时也站出来说道:“这个谁也说不清楚,这也不能作为你的证据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作为我的证据?”吴畏冷笑一声说道:“因为那后面就是后宫的景致,皇宫内院,宝贝无数,即便是流落到民间的话,也有人能认出来,所以那后面才是虚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齐楚世也跟着上来了:“那么张萱画了武惠妃就不怕被人认出来?”

    “齐大师,您怎么这么无知啊?”吴畏嘿嘿笑着说道:“那年月也没有电脑,也没有互联网,什么都没有,有几个见过贵妃娘娘的啊?你以为唐玄宗是你啊?没事儿拍你老婆的私房照,发一个朋友圈?”

    这下大家都笑得不行了,这小子真是太气人了,即便是齐大师拍下来的话,也不会发朋友圈啊!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别胡说八道的!”齐楚世要气疯了,立即就说道:“这一点也不能说明这就是贵妃娘娘,过于牵强附会!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大家都这么说,那我就再给几位一个证据。”吴畏指着画中的武惠妃说道:“你们仔细看武惠妃的手指上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不知道?”魏懋也看到了,连忙就说道:“不就是一个护指”

    魏懋说了一个护指就说不下去了,这个家伙毕竟是非常厉害的,深知护指是什么级别的人能戴的,民间是看不到这个东西的,即便是皇宫内院,也不是谁都能戴护指的,一定是贵妃了!

    大家也都看出来魏懋的神色一变,心里又明白了几分,一定是意识到他们鉴定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们鉴定不用心,只是盯着武惠妃的胸部看,没有看到护指吧?”吴畏嘿嘿笑着说道:“这个东西是贵妃以上才能拥有的,民间是看不到的,这些还不足以证明这就是皇宫内院吗?”

    几位大师都有些晕了,刚才就是被吴畏气得连着急带上火的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,此时看到已经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的,什么画直奇僧,和孙悟空齐名的,你们是不是鉴定大师啊?”吴畏冷笑着说道:“让你们鉴定你们就看那好看的地方,也不看一看细节,没有一句是说对的,来了这么多人,都狗屁不是!”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别狂!”魏懋气呼呼地说道:“这幅画还有问题,不能说明你说的对!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吴畏冷笑着说道:“你们说的画直奇僧根本就没有,即便有的话,和尚去皇宫画画?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大家都看着呢,你们现在心里已经认输了,还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赖吗?只要大家能通过,我就算平局!”

    这下大家都不干了,他们嚣张了半天,还没有鉴定对,每一件都是磕磕绊绊的,就连这一个,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就是吴畏说对了,这里就是皇宫内院。

    即便是画直奇僧真有其人的话,也不会去皇宫内院画贵妃的,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啊!

    几位大师本来就心虚呢,这时候被吴畏给说得要面对这么多人,实在是无能为力,一个个吵得脸红脖子粗的,最终也是不得不认输,大师们都知道,这三十个亿没了!不是三十个亿,这幅画还少不了呢!

    “这幅画因为哺乳的是未来皇帝,所以叫哺王图,也是少数贵妃有留下来的画像的,而且是这种画像。”吴畏接着说道:“又是著名大画家张萱的真迹,所以说这幅画的价值在三个亿以上!”

    众位大师都傻眼了,刚才已经吵不过大家认输了,就算不是吴畏说的张萱大画家,也绝对不会是什么画直奇僧,都是夏炎在那里瞎了眼睛胡说的,如果是吴畏说的这样,那么要价三个亿真的不算多啊!

    吴畏此时也找到了台下的江德康,这个家伙也不装了,阴沉着脸站在下面,心里应该也是恨死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大师,别发傻了。”吴畏嘿嘿笑着说道:“输了已经输了,就把你们最后的一件宝贝拿出来好了,看看本大师怎么给你们鉴定的,其余人都去筹集资金,一会儿就交给我,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?”

    大家也都跟着喊了起来,第一件宝贝是平局,接下来吴畏是一件没错,他们错了一个,比分就是三比一了,已经无可挽回了,这下就是六十个亿啊!

    几位大师此时也是晕了,一个个的无可奈何地对视着,都是成了名的人物,还是这么多人呢,也不能输了钱不算数,这都成了什么啊?

    可是要说拿出钱来的话,这可是六十个亿,再有钱也不是闹着玩儿的!

    此时台下的江德康走了上来,面沉似水地说道:“算了,既然几位大师都输了,那么最后的一件宝贝不出示也罢,扳不回来了!几位大师还是按照规则给吴总凑钱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位大师还真的无可奈何了,认为最后一件宝贝一定是能赢的,哪知道弄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不行了,又不好打赖,人也太多了,要不然以后都没法混了,只能给吴畏凑钱了。

    吴畏一看这个情况心里就明白了大半儿,这个江德康应该不想出示这最后一件宝贝了,还不知道是什么呢,也许就是李伸墓中的宝贝呢!

    “几位大师,我吴畏不是那么狠的人。”吴畏此时才说道:“今天既然是给江总助兴,那么本大师索性就给你们一个优惠,你们把最后一件宝贝拿出来,本大师当场给大家鉴定,如果鉴定不准,就拿走你们这张卡,鉴定准了,那没说的,你们凑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畏这话一出口大家都来劲儿了,台下的是想看热闹,也想看一看吴畏到底能不能再次鉴定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大师们也是来劲儿了,虽然那三十个亿是不可能拿回来了,但是也不至于凑钱去了,还是可以的,刚才还有些惋惜呢。

    江德康就想阻止,但是这些大师们可不听他的,再加上下面的人一个劲儿的喊,如果让江德康出这三十个亿的话,江德康也不能答应的,无奈之下只能是恨恨地下了台,在人群中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位大师很快就拿出来一个盒子,大约是半尺见方的,里面宝气浓郁,吴畏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,起码和自己的这个宝贝差不多了,也是上亿的东西呢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